众盈彩票-欢迎您

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来源:众盈彩票-欢迎您
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发稿时间:2020-06-04 02:20:16

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6月2日,世卫组织总干事谭德赛对埃博拉疫情“回归”刚果金和非洲大地,表示高度关注和担忧。

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新民党立法会议员容海恩直斥黄之锋等人有关行为愚蠢,他们如此落力(用力)寻求外国势力干预,相信背后获外国势力撑腰,在“港区国安法”实施前要为自己谋一条后路。

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“蓬佩奥大言不惭地称他同香港人民站在一起,他这是往脸上贴金吧?他是同那些港独和黑色暴力站在一起吧?”赵立坚说,蓬佩奥的言论完全违背国际关系基本准则,严重干涉中国内政,中方表示强烈不满和坚决反对。

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还有网友称,“几条乳臭未干的死仔包(意为臭小子),又有甘多(这么多)成年人听佢(他)点,证明香港无得救了!想找十万人支持反‘港版国安法’,但是这几天已经在街站收到二百万人签名支持‘港版国安法了’!”

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早在奥巴马时代,美国就中止了对多项埃博拉特效药专项研究的拨款。

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2015-2016年,美日科学家合作开发出一种埃博拉专用疫苗并首次投入临床实验,2019年11月该疫苗获得市场许可,但价格高、产量低,预防效果也仍待推广确认。

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历次埃博拉传播和防疫的经验教训表明,这种疫情最容易在公共卫生条件差,缺乏干净厕所、清洁水源和电力供应的不发达地区传播,而撒哈拉以南非洲恰是这样的地区。

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相对于艾滋病、新冠肺炎甚至麻疹,发达国家对埃博拉疫情防治、对特效药和疫苗研发都显得漫不经心。

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不料第10次尚未收尾,第11次却又接踵而至。

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埃博拉首次被世人发现是在1976年。